【独家】旧区移除纳新区大调整 雪隆选区重划打乱布局

浏览量:762 2020-06-13 点赞:937

【独家】旧区移除纳新区大调整 雪隆选区重划打乱布局 大批选民清早就在投票中心外排队,一些地区的人龙甚至长达1公里。雪隆选区重划乾坤大调移,朝野政党皆认为存有不公之处,尤其是州选区的割离及纳入新州选区,将影响政治布局!

同时,选区边界及部分地区搬家,也令人担心选民在投票日当天去错地方,拒绝往下一站前进,进而影响投票率,无法全面协助我国迈向民主路程。


《》记者针对国会昨日通过选区重划报告一读,抽样电访各政党或阶层人士回应,惟有许多人坦言,重划无论是在人口分布、地理位置及种族比率方面,有所失衡。

特别是雪兰莪州,将有5国9州易名,然后多个州选区调国席,也在政治布局上影响朝野两派的安排,特别是旧区移除纳入新区,使到朝野政党需在大选前的短时间内,做好新区的协调工作。

这包括加强该些地区的互动,和本身政营的人马接触与交流,重新熟悉新区的地理位置等等。

此外,在隆市方面,虽选区边界出现大调整,有者认为在选民人数分配上变得较公平,不会过多或太少。

惟基于吉隆坡只有国会议员,没有州议员代为处理地方课题,在每选区选民人数普遍达到7万人情况,也建议再增国席,让选民获得更好照顾。


另外,有选民担心,有者在不清楚本身国席或州席变动情况,如常往原区投票,经过长时间等待被告知非这一区,恐让一些忙工作、年老、交通不便或行动不便者,因此而放弃投票。

种族分配失衡
政党担心影响选票

一人一票,朝野政党各有的说法,惟大家无奈一旦选区重划报告通过,只能被迫接受。

有政党认为,部分选区人数太多,的确难以反映出一人一票的公正,例如雪州金銮州选区选民人数多达7万人,但是在双溪侨华区却只有1万7000人,两者人数对比非常不公。

也有人认为我国现有地理位置难以落实一人一票大原则,例如乡郊地区地广人口少,和城市的密集度无法相比,若以人数分配选区,郊区的州选区面积将远比城市来得大,对地方议员的服务也有欠公平。

另外,一些地区出现种族分配失衡情况,有的地区巫统偏高,一些华裔人数偏高,这令一些政党担心会影响选票去向。

选民人数分配公平——民政党峇都区服务中心协调员·刘华才

峇都原选区选民人数多达8万5000人,随着今次重划改为7万5000人左右,分配上变得公平。

据观察,峇都区今次重划没有按种族分配,包括早前国阵支持票多的地区,也按地理形势割出其他边界,还有一些原属国阵士爹旺莎胜算不高的地区,也纳入峇都,而部分增江区重新纳入甲洞国选区,这在边界分配方面做到了符合原有区的理想。

其实,在选民人数方面,隆市大部分地区的确人数太多了,有必要增加更多议席,分散人数,使选民获得更好照顾,特别是在隆市并没有州议席,所有课题与民生问题由国会议员负担。

无论如何,增加席位需由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提出,若是边界的修整只以简单多数为主,但隆市国阵成员并不多,无法提出相关建议。

重划对马华没好处——马华沙登区会主席·廖润强

无可否认,依据宪法我国选区已3届没有检讨,是有必要重新划分的,惟针对雪州整体而言,重划对马华而言是没有好处的,只惠及巫统与行动党,好比沙登一词在人们印象中是华人区,重划后改为万宜区,有感如同马来区,也失去华社色彩。

原有沙登为一国3州,即史里肯邦安、无拉港及万宜,如今依旧维持一个3州,沙登国席易名为万宜国会,原有的万宜州席易名为双溪拉玛,史里肯邦安则切割列入加影,这会让人混乱。

原属乌鲁冷岳区国席,即蕉赖皇冠城及双溪龙一带有1万多选民,以及锡米山1万多华人选民纳入万宜区,乌鲁冷岳变成纯马来区,这也会影响万宜的选情。

沙登州选区的分割及纳入新州议席,也使到我们需要重新协调新州选区工作,增加和该区的互动,影响甚大。

针对一人一票是很主观课题,角度上是对的,但从另一角度而言并无法落实,尤其郊区人口不多,为了达到一人一票的主观,地理面积将会变得很大,不是很妥当,也造成人民代议士的不便。

金銮区选区大增——金銮区州议员·黄思汉

选委会的选区重划报告简直乱乱来,本区曾在第2轮听证会呈上6份反对报告,却没被召见,直至这星期才被告知被拒,整个雪州重划大致维持首次更改后状况,无奈及被迫在通过后接受。

选委会行为如同国阵工具,无法有效落实一人一票公平选举原则,尤其是金銮区在重划后,选民人数从原有3万7000人增至7万2479人,是全国涨幅排第一议席。与雪州内最少选民的双溪侨华州选区相比,人数只有1万7000人。

同时,原同属蒲种国席的斯里沙登州选区选民为7万人,如今纳入金銮区,变为4万人;这完全不符合逻辑,选委会应根据两区人口增加平均分配或再增州议席,把州内每个州议席选民人数控制在4万至4万5000人,才是最理想及公平分配。

这显然选委会背后有很明显政治议程,试图让斯里沙登变成希盟的黑区。

【独家】旧区移除纳新区大调整 雪隆选区重划打乱布局 街道上政党的旗帜飘扬,令人感觉到大选跫音近了。

担心去错地点投票——吉隆坡金龙花园居民协会主席·梁炳胜

早前查询选区划分时,我投票的选区是没有更改的,后来又说换了,现在仍不清楚,得再查询,这次的选区大划分与调动是相当麻烦的,我有受教育都无法清楚查询,更何况是上了年纪且国、英语不佳者。

因此,各朝野政党在选区重划通过后,有必要在选举前非常时期,安排人员到涉及地区走动说明,或设柜台协助年长选民查询投票站地点;否则投票日当天,一旦选民去错地点找不到地方,将引发各种问题,包括嫌去别的地方麻烦,支持人选变了等,进而放弃投票,这无助于我国迈向民主社会。

在选区分配方面,身为市民并没有顾虑太多,最重要是胜出的议员要尽力为民服务,伸张正义,这才是重要的。

独家报道:潘丽婷

独家报道:潘丽婷

图文推荐